梁海斌 中国海员 中国法律黑暗 蔡桓公 苏武牧羊 苏武 他续写忠诚与担当 广东美术馆 雅鲁藏布江 胡先煦 曹郁 小鸟 阎王 猫头鹰 值得所有人思考 3个小故事 澡堂 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 还是听一下的好 有时候老古话

梁海斌:一个从囚徒到舵手的故事

时间:2021-08-23    阅读: 读取中... 次    作者:大纪元

梁海斌 :一个从罪人到船员的 故事

2016年, 梁海斌 在南美的巴西、阿根廷等地跑船时,与本地民众摄影留念。图中戴蓝帽穿蓝色T恤衫者为 梁海斌 。更新 2021-08-23 11:29 AM人气 187标签: 梁海斌 ,出亡, 澳大利亚 ,中原梢公,中原功令漆黑复制链接「商标」大中小正体简体「 大纪元 2021年08月23日讯」行家好。我叫 梁海斌 ,而今被关押在 澳大利亚 移民局拘留主旨已经一年多了,而今日我想经过议定这篇文章向全世界论述一个 故事 ,一个我心中的中原 故事

1986年1月8日,我出生于福建省漳州市平和县安厚镇的一个格外贫穷的农村里,家里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我昆玉排行老四。1990年的秋天,满堂哪一天我记不清楚了,有个阿姨的涌现彻底改变了我的运道,这位阿姨便是我后来的养母。

我的养母是一位广大的农村妇女,家里有两个女儿,从来是有一个儿子的,只是在小孩三岁的功夫厄运由于患病没能活下来。那时又由于中共的计划生育计谋,我的养母被当地政府抓去强制进行结扎。于是才萌生了抱养一个男孩的酌夺。在我五岁那年,由于家里实在太穷了,养不起我,因而我就被养母抱养了,跟着她抵达我此刻的这个家。

那时年岁小,懵懵懂懂的,也不懂得这一不同就是几十年。由于母亲痛失亲子,抱养我,从小就对我寄予厚望,希望我长大之后没关系高人一等,因而从小对我的管教非常严格。然而母亲和父亲都是别国文化的人,别国上过学,因而他们的管教体式格局都是极度粗暴的,除了打仍是打。不管我做错什么事,都是用打的体式格局来解决,因为华夏有句古话叫做“棍棒底下出孝子”。

如许愚昧无知的教训体式格局,从小就在我幼小的心灵留住了无法抹去的创伤。我在如许的家庭环境中徐徐地长大了,到了小学卒业,也从这一刻我的运气以来转换了,由于家里穷实在供不起我上初中,而母亲迫于经济压力,就不让我上学逼着我去雕刻厂当学徒。

我的家园是惠安县崇武镇,是世界闻名的石雕之乡。母亲想让我学一门手艺,异日学有所成也好为家里的经济分担少少压力。那期间的我内心多么的渴望能走进校园,然则实际便是那么的残忍,我那时天果真以为中共说的九年责任教育是当局的责任,然则我何如也想不通既然是当局的义务和责任缘何还会有那么多像我雷同由于家里穷而上不起学的呢?

当时的我除了认命别国其它办法,而其时我恰好处于造反期,从小在母亲的棍棒教育之下我确实受够了,我内心不竭的在抗争。母亲逼着我去做我不愿做的事我就不及让她如愿,我内心想要开脱这种奴役。所以我当学徒的时刻就别国好好学,师傅经常跟母亲说我不听话不认真学,每次都免不了一顿棍棒伺候。

14岁那年的夏天我被母亲打了一顿自此,我对这个充满暴力的家爆发了一种发自内心的讨厌,以是我离家出走了。

运道的转折点也就从这一刻开始了,由于别国一技之长,没得吃没得住。我不期而遇了同村的发小,他和其余两个同窗也是因为家里穷上不起学,小小年纪就在社会上落难。那天夜间我们四个人一起叫了两辆摩的,比及了目的地我们下车后就不给摩的师傅车资,还用威胁的方式告诉摩的师傅让他们给我们钱,想不到摩的师傅就乖乖的把钱给我们了。

我们早早的辍学,根本不懂这些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因为我们都是不折不扣的法盲,因为钱来得太便当了,我们以同样的格式坐车不给钱还恐吓摩的师傅,多次向那些艰苦付出劳动赚取血汗钱的摩的师傅伸出罪状的手。天网恢恢,终究在2002年的一十月我们就逮了。我发小被判8年,我判6年,其余两个年纪更小差异被判三年和2年缓刑,其时我们都是未成年,最大的一十五岁最小的14岁。就如斯我在福建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开端服刑。

也是在监牢里我才开始懂得了什么是公法,但我也懂得了一个真理,在华夏公法是多么的漆黑,华夏的公法就是用来对付老百姓的。领略公法之后我对我所犯下的罪过感触特别的羞耻和悔恨,由于靠着坐收渔利的手脚把别人艰苦付出的报酬以吓唬的霸术变成我们的。对那些曾经被我妨碍的摩的师傅我深感愧疚,也让我心里工夫的受到良心的呵斥,那期间我学会了换位思量,站在被害人的立场去感触他们其时的感触。是以在监牢里我认真学习公法学问,真心悔过。励志刑满释放后能够重新做人再也不做违反德行和公法的事。

这儿我想说说之前何故我会说中国的法律黑暗和中国法律是个笑话。由于当我真正了解法律从此,我才明白原本我开初犯下的罪戾确实构成了非法,然而不构成抢劫罪,严格意义上是敲诈勒索罪,两者之间量刑有很大的差异。这儿我不是为我过往所犯下的罪行辩护,而是其时在监狱里我想要申诉,然而被监狱内里的民警残暴的对付,狱警说申诉能够,然而前提你必需伏罪,如斯的逻辑未免太好笑了吧。是以我和狱警顶撞了,恶果被一顿暴打,把我关禁闭,每天只给我吃一顿饭底子吃不饱,禁闭完结后就时不时以我没有竣工狱警下达的工作职分来为难我,对我进行体罚,而我进行抗衡却被狱警以很严格的处罚体式格局对付,那即是给我进行告诫责罚和记大过责罚。

在牢狱里我身心受到了凡人无法想像的磨折,末尾我又再一次认命了,胳膊拧不过大腿,末尾如故在狱警的威逼利诱之下我选取了认命,因为民警告诉我假若我一直申报不认罪,不单无法减刑,还会被认定成抗拒改革,告急的话会被加刑。

以是我发轫每天选用强逼处事,过着那种“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干得比牛多”的囚犯生活。由于我心里知道没有什么比自由难得,全数我每天埋头苦干终极获取减刑一年。我于2007年10月份刑满释放。

原委这次牢狱之灾,我会意了很多功令知识,我更加坚定的想要做一个遵法子民。然则更加残忍的打击还在后背,当我出狱之后再次走进社会的时候我觉察我的思想依然是蒙昧痴呆的,由于我把当今的中原想得在共产党统带下一定是和谐社会,处处充溢着爱心和同情心。

然而当我再次走进社会的时期,我每次找工作都是磨难重重,因为举座社会充溢着歧视。更多的是对刑满释放职员的一种瞧不起,同时也包括我的家人,因为我的家人也一样无法谅解我和接受我,因为他们始终认为我的不法给他们脸上蒙羞。乃至是左邻右舍产生任何事,譬喻家里器械被偷也许社会上发声什么刑事案件我们这些曾经犯过罪的人都会首先被行为怀疑对象,这对我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在我一次又一次碰鼻,一次又一次山穷水尽的处境下我逼不得已,我又再一次走上了不法的道路。

法盲第二次违法我是知法懂法的情况下再次违法,许多人会说我这是罪有应得,便是找不到劳动你也没关系去捡破烂至少自食其力。是的我没关系那样做,但是我已经二十出头了,别国一技之长,家里天天逼着我赢利,社会又无法接纳我们,我们连生涯都是问题。有时候果真感到活着太难了,在受到无处嘲讽和打击后我被逼无奈下我成为了又名可耻的小偷,我再次坐牢由于我是累犯于是被重判了四年四个月,我又再次进入监仓。

有了上一次的服刑经历,我理解在监仓里假设不顺服受到的必然是越发严肃的惩罚,是以我也就放心领受法令的制裁,因为我犯法了,不管是不是被逼无奈,既然犯法那就应当领受法令的制裁。

恰是因为第二次坐牢彻底改变了我,一个值得我用尽生命去奋斗和勤恳的种子悄悄的在我心里生根抽芽了,那就自如与民主!

在我第二次坐牢前我对政治这个器械一点都不会心,以为当局永远都是对的,第二次在缧绁被强逼着每天晚上七点依时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也所以我才终归知道了为什么我这平生会犯两次罪?因为我们滋长在一个当局充溢流言,充溢战败,残暴不仁的国度。

每天看着新闻联播里充满社会正能量的报导,不明白的人都以为中国公民过得特殊幸福,然则这一切都是假的。因为从大境遇来说我不没关系会意得左右逢源,就从我服刑的监狱来说,监狱里始终充满着暴力,民警对服刑人员可能动不动就打骂,凌辱,体罚,服刑人员要是敢有一丝反抗,你就会被认定为抗衡改造,吃紧要加刑,最轻也得扣分,不管哪相似都直接浸染到服刑人员的刑期,是以大部分人都只能采取缄默忍受。

在监狱里我也看清楚了中国宦海的官僚主义有多么的让人恶心,中国的监狱并不是用来哺育和改造服刑人员的,真实的来描摹中国的监狱就是一座中国政府愚弄服刑人员给他们创收的人间地狱。服刑人员每天都会安插一大堆很重的劳动职业,假设没有准时完成职业,夜间还要受到民警的体罚,拳打脚踢那是层见迭出。

为什么他们要这神态做呢?由于牢狱里每个中队生产所创设的收入和民警的奖金直接挂钩,因此牢狱警察就会愚弄任何权术压迫服刑人员去告终生产职分。记得有个牢狱长名字叫做陈文科,这也是一个得寸进尺的贪官,能够说中原是无官不贪。这个牢狱长为了刺激服刑人员的劳动积极性,就在牢狱里进行劳动竞赛,每个月评选出生产收入最好的中队进行奖励,而奖励便是牢狱杀一头猪给第一名的中队服刑人员加餐。说得动人,由于牢狱里的伙食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了吃得比猪差。

也正是因为这些竞赛牢狱民警就会更加残酷的强迫服刑人员每天做更多劳动,到了每个月评比成果公布出来的时刻,牢狱长就会弄一个所谓的“授猪”典礼。还要铺红地毯,然后由服刑人员组建的乐队吹着一首叫做的歌,狱警和整个服刑人员鼓掌欢迎带领,牢狱那些带领每个月都在享受着犹如重心七大常委出席会议的派头劲。

看着这些贪官真的给人有种作呕的觉得。不过老天爷如故有眼睛的,每个做恶的人着末都不会有好下场。阿谁监狱长和那些贪污腐败的警察良多着末都成为了跟我相似的服刑人员,真的是大快人心,可是也是中共官员体系体例内的一种极大的讥刺,据说阿谁陈文科监狱长因为贪污腐败着末死在监狱了,我在想一个那么年青的监狱长奈何关进监狱没多久就死了呢?又也许是内部株连着完全执法体例的丑恶一边,怕拔出萝卜带出泥呢?这点我没处查证。

也恰是由于第二次的牢狱之灾我彻底认清了华夏,认清了华夏政府。法令在华夏他国所谓的公信力,更不可以人人平等,是以我每天即是在不快的煎熬中度过我的刑期,我2014年再次刑满释放了。可是我告诉自身不管再难肯定不克去不法,这个政府的退步和法令的暗中,导致我第一次不法,而第二次如故由于这个政府不负责任他国联系的法令去协助我们这些刑满释放的人员更好的融入社会,同时也是由于这个社会太多的敌视和冷漠。

于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由于我们这个国家的政府太凶险了,它用它凶险的思想对公家进行洗脑,囚系了公民的思想,让公民处在一种被蒙蔽的状态,于是良多人也就无法明辨是非。于是我出狱后我要用我的行动去说明和揭开中共那幅虚假又无耻的面纱。

我要让世人懂得不法是一件羞耻的事,但是诚意悔改了依然不妨光明正大做人。

像中共这样的流氓政府,从建立政权之前到建立政权之后,一直在不休不法,而且向来不肯招供对中国庶民所犯下的种种罪责,即使有民众指出它们的不对,它们不单不悔改反而利用手中的职权对庶民进行惨无人道的弹压和奋斗,这样的不法才是可耻的,才是不成谅解的。我这边会用它们这两个字而不是用他们,是因为在我心里认为他们不配用人的称呼。

出狱后我去找工作仍是是四处碰鼻,因为我的不法阅历,而很多企业都须要无不法说明。这不等于再次把我的路堵死了吗?因而我只能专断刻了一个公安局的公章为我自己开一份无不法说明。正是这张自己开的无不法说明我找到了一家海员培训机构,经过了四个月的培训我拿到了职责资格证书,我成为了又名国际远洋船上的船员。

我背上了行囊,也背负着一身的债务,第一次走出了国门。由于为了培训梢公不单花光了全数钱和借了不少,同时也由于我成亲了用度都是借来的。

如今回想起来我如故会很感奋,第一次脱离华夏,我随从我的船到世界各地去拉货,去了许多国家,新西兰,法国,德国,英国,西班牙,荷兰,意大利,日本, 澳大利亚 ,以及南美的巴西和阿根廷。第一次走出国门,我望见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由于在华夏公众所明白的国外大部分是战乱,又或许是反华的,是华夏的仇家。而我所去的每一个国家给我的感应都是非常的好,公众也非常的纯粹和忠厚,而不像是中共不绝给我们流传的华夏强大了,华夏人走出去能够昂首挺胸了。

我和几十个国度的公众构兵过,也构兵过公务员和警员,军人,他们整个别国像中共传布的那么坏。记得特别大白,在我帆海生涯中我曾经在国外受到过四次日本人的协助,这里我不细致证明。然而从小到大中共给我们灌注的思想就是日本是天地上最坏的,美国也是,老是筹算盘据华夏。中共老是给我们灌注一种怨恨思想,从来不说起那些曾经协助过华夏和华夏黎民的西方国度。

当我走出国门我才真正的发掘原来华夏政府病得不轻,它们把憎恨强加到每个华夏人身上,去了那么多国度我亲身觉得到了生活在自在民主的国度是何等地幸福,人的身心是何等地放松和自在,由于那边别国压迫,别国聚敛,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的活着,政府能够倾听公家的民意。那时的我就对这样的社会制度充溢着神往和憧憬,由于身为别名华夏人我大白地明白每一个人都必要思维的解放,而华夏这个六合人丁第一大国才是真正必要解放公民思维,走向民主的国度。

因此我在船上劳苦地劳动,敬业爱岗,不辞劳苦。勤奋地去做好我的劳动,然而事与愿违。由于像我们这些劳苦劳动获取的劳动报酬比我们劳累的付出弗成正,其后我才发掘原来这是一种盘剥,直到这日中原船员被盘剥的运气无间存在,由于我发掘船上有两份合同,在上船之前公司会让每个船员订立一份合同,上面清楚地写着我的效益是几多,然而上船之后我们又会再次被要求订立一份英文版的合同。中原任何船务公司都相仿的做法,包括国企。

由于我不懂英语,直到在船上工作了七个月后,我无意间用翻译软件把英文左券翻译过来,结果我发现本来我的酬劳是比我缔结的左券超出两倍。于是我愤恨了,我才会心到本来那份英文版的左券的酬劳是我们真实的酬劳。

为什么会有两份公约呢,后来我经由过程多方领略终归弄清楚了,原本那份公约是为了应付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的检验,来抵达欺诈国际社会的见不得人的丑陋活动。于是我掉臂同事的阻难,断然选拔用法令的门路去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同事告知我不及告,倘若我告了归国之后会被以流露透露国家机密抓起来。25年前曾经就有十几个华夏舵手如斯被抓起来,这是ITF检查官告知我的。另有我的家人也会受到打击报复,然而我还是不拔取妥协,我在巴西跑去华夏驻里约热内卢总领事馆寻求扶助,那里那边有个叫做魏兴文的外交官接待了我,在他的扶助下我和巴西的ITF检查官取得了关系。然而我也从我们的邮件往复得知我所蒙受的一切抽剥不刚正的对付都是华夏政府变成的,由于在邮件里检查官分明地告知魏兴文领事,倘若华夏政府不许诺自由零丁的工会存在,那么华夏海员的职权永远得不到保险。

末了在检查官的补助下我胜利拿回了应当获得的酬报,而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补助全数受到压榨和抽剥的水手的维权之路。从那以后我就勇敢地站出来替水手和公司进行抗争,更确凿的是在和共产党这个充溢抽剥和压榨的社会制度抗争。

2020年四月份我第一次学会了翻墙,那工夫我在伊朗的一个口岸,船上有个缅甸同事教会我奈何翻墙,而当时凑巧是中国第一次也是起先发生新冠肺炎的工夫,而我经由过程翻墙从良多新闻中看到了武汉百姓正在蒙受着一场亘古未有的不快和祸患,在病毒来临的工夫中共政府不是想着奈何去救治那些被传染的患者,而是采取越发残暴越发不人道的严肃管控权术去封锁武汉这座都邑,我看到了老百姓家门被政府用电焊死死地焊死,我看到那些因为传染而得不到救治只能等死的同胞,他们发出末端一丝声音向外界求援的那种颓废的眼神深深的牵动着我的心。

中国政府在干嘛呢?在忙着推卸职守,忙着把此次病毒产生的职守推得一干二净,同时又在忙着向全世界宣传中共的抗疫成功经验,全然不顾民众的死活,乃至那些因为濡染了肺炎而殒命,其中也包含那些被封死在家里的人。他们因为中共政府的不负职守死了,然而死了公开连一个数字都算不上。

我彻底的愤恨了,我的泪水不由得,为什么我的国家的政府是如斯的残酷如斯毫无人道?因此我初步在微信和推特上居然发表帖子,批判中原政府,同时也发表了我对中原这个社会体系体例的私见和看法,我的微信由于这些被永久关上。我也才发明在中原有良多人由于舆论而冲撞,被政府扣上了鼓吹打倒国家政权罪,我无法知道,批判政府如何就成了非法呢?

当局贪污腐败凌驾无国法之上,当局无视人权无视生命,评论当局是为了让当局认识到错误而更好的去修正,如果当局可能认识到错误而调换政策那么会有无数公众能够避免受到伤害,莫非如此也是一种犯罪的话,那就说明一个国度没有言论自由,一个国度只能听到一种声音,只能听到颂扬共产党好,如此的国度不是国度,如此的国度是人间地狱。

所以我愈加下定决心要厘正政府的错误,让政府重视人权,也因而我受到中共政府的恐吓。我不得已只能在2020年7月份紧迫逃出华夏,由于我是舟子出国手续角力计较便利,我追随我的船抵达 澳大利亚 装货,我自动干系 澳大利亚 边境保护局的工作人员,我由于害怕中共政府的迫害所以我必要在 澳大利亚 钻营包庇,我没想到就由于我是“坐船”来的, 澳大利亚 移民局告知我,我无法申请保护签证,由于我是“坐船”来的,除非移民部长进行干预勾销我的节制,然则如此的机会几乎是零。

无声无息我已经在 澳大利亚 拘留主旨关押了一年多了。我想中央说说在拘留主旨这一年多我心里所爆发的变化,首先我感激澳洲政府在拘留主旨给我提供吃住,我到达 澳大利亚 给澳洲添麻烦了,非常感激 澳大利亚 政府能权且给我一个立足之所,但是我也得吐槽两句澳洲政府,你们的哀鸿爱护计谋,尤其是这种无限期的关押实在给我们这些钻营庇护者的身心带来了巨大的妨害。

现在我站在 澳大利亚 当局的立场仔细的替你们思虑,我猝然很懂得 澳大利亚 当局的难处,由于大批的哀鸿涌入澳洲,另有也生长了少少生齿走私犯罪的歪风邪气,给澳洲经济带去了负担,由于我们在拘留中心的生活对付澳洲当局是一笔不小的财政支出。

在这一年多我两次领受 大纪元 的采访,同时也领受台湾自媒体八囧的专访,因此中共政府的公安局对我就更加地怨恨,他们拿我的家人孩童恐吓我,让我闭嘴。我绝对不会和解,若是我和解了不敢继续发声,那中原一十四亿百姓还要继续秉承中原政府独裁暴政给他们带去的伤害,为了我个人的安危比一十四亿同胞相我轻如鸿毛。

今天我做了一个这辈子最最主要的决定,我猛然不想要窜匿了,与其云云苟延残喘地活着,不如勇敢地站出来,勇敢地去面临中共政府阴险的挑战。我与其云云他国刻日地等待一个未知的恶果,那我还不如选拔回到中国去接受中共的毒害和扣留,我做出云云的决定也想奉告澳洲政府,是因为我站在政府的立场明白 澳大利亚 政府,并不是我不须要保护,倘使我写这封信能够引起 澳大利亚 政府的重视,恳请 澳大利亚 政府也明白一下那些和我相仿迫切须要保护的灾民。给他们一个能够再行发轫糊口的权益和一个能够有尊严的活下去的勇气。

要是我的丧失可能换来澳洲当局崇尚哀鸿的计谋,给那些真正须要爱护的人一个活下去的机遇,那对我来说绝对值得,我甘愿即刻立刻回到中原这座六合上最大的地狱去承袭我该承担的任务。

中国太需要民主了,中国国民太需要自由和人权了,自由和民主是一种思想的解放,中国国民被共产党那句“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给彻底的监管了思想,思想被监管了得不到解放就无法是非分明。恰恰相反,如果走向自由和民主的中国,如果没有共产党的中国,那中国仍然仍是中国,中国国民会过得越发幸福,中国国民才干有尊严堂堂正正地大声向全世界说出我是中国人,而如今我身为一个被中国共产党统治的人,连言语的权力都没有,连我想穿什么衣服的权力都没有,因为穿当局不喜爱的衣服也会被抓起来,生活在一个如许天昏地暗的国家成为共产党统治下的奴隶是我的赤诚。

责任编辑:高义龙延:从“法令新底线”看中共的法令黑暗

袁斌:一封有国回不了的中原舟子的求助信人气 1454

中共 又名广大水手的觉醒历程人气 1920被回绝了

异议人士 梁海斌 澳洲发声 遭中共国保恫吓人气 940最热视频

遭YouTube断广告效益 李大宇:我因何还要做新闻人气 2762

「思维首脑」布延斯:封城及削警酿边陲悲剧人气 605

「未解之谜」首位被FBI居然的外星人人气 31倘使您有新闻线索或材料给 大纪元 ,请进入安好投稿爆料平台。

批评“ 大纪元 将选拔精彩读者批评在环球报纸版面上刊登,请您与我们沿路记录史书” “ 大纪元 保存删除脏话贴、下流话贴、冲锋个人决心贴等恶意留言的权柄”

猜你喜欢

  • 梁海斌:一个从囚徒到舵手的故事 梁海斌:一个从囚徒到舵手的故事
    梁海斌:一个从罪人到船员的故事 2016年,梁海斌在南美的巴西、阿根廷等地跑船时,与本地民众摄影留念。图中戴蓝帽穿蓝色T恤衫者为梁海斌。更新 2021-08-23 11:29 AM人气 187标签:梁
    2021-08-23
  • 针言“讳疾忌医”的故事与我国传统哪位名医有关?蚂蚁庄园谜底 针言“讳疾忌医”的故事与我国传统哪位名医有关?蚂蚁庄园谜底
    谚语“讳疾忌医”的故事与我国古代哪位名医有关?蚂蚁庄园本日答案谚语“讳疾忌医”的故事与我国古代哪位名医有关?这是蚂蚁庄园的标题问题,关于蚂蚁庄园标题问题:金腰带大凡是哪项运动冠军获得的光荣,你们都答对
    2021-08-22
  • 白洋淀芦苇的四季故事,我说给你听 白洋淀芦苇的四季故事,我说给你听
    原标题:白洋淀芦苇的四季故事,我说给你听
    2021-08-21
  • 苏武牧羊的故事里,他缺吃少穿为什么不吃羊肉?原由只有两个 苏武牧羊的故事里,他缺吃少穿为什么不吃羊肉?原由只有两个
    日常平凡可能在史乘上名垂千古的人必定是在当时的文化、经济、军事政治等对国度建设以及人文成长上面有重大贡献,对鼓励史乘的成长有着重要功效的人。不过除了一个人在社会上的竖立可能得到人人的心爱之外,另有的即
    2021-08-15
  • 民间故事:猎户上香,无意听到胎儿言语,僧人入手下手铲除了妖孽 民间故事:猎户上香,无意听到胎儿言语,僧人入手下手铲除了妖孽
    盛唐初年,因为玄奘法师的缘故,释教初阶大兴。 各地开头建造极少寺庙,人们对待上香拜佛,已经不足为奇了。 在远离京都的一处城池,这里算是一个县城,虽说不大,然而该有的都有。 城外在数月之前,建起了一座不
    2021-08-15
  • 青春不负百年,知行创始另日 青春不负百年,知行创始另日
    原创 小音 上海音乐学院上音2021暑期社会实践第一“乐”章回望百年征程,践行上音魂魄7月13日下昼,暑期社会实践团队来到故事开端的地点—中共一大会议会址,以中国共产党伟大的发轫动作赤色寻访的起点,从
    2021-07-27
  • 故事是大脑的讲话,每个人都为故事而生 故事是大脑的讲话,每个人都为故事而生
    我们每个人都是为故事而生的。从小到大,都嗜好听故事,看故事,讲故事。通过故事会意一些学问,懂得一些真理,学会一些技巧。故事是我们会意世界,理解社会,插足糊口的一种体式格局。 我们经常以故事的格式思考,
    2021-07-26
  • 一块砖都大有讲究!这部主旋律,幕后太有故事 一块砖都大有讲究!这部主旋律,幕后太有故事
    影戏「1921」,从2016年就已经发轫筹办。 很抠细节。 认真到了什么程度? 导演黄建新比划着说:假的砖和真的砖,在阳光下是很要命的。 美术率领吴嘉葵披露:在几个主旨建筑上,重复返工。 花钱花年华花
    2021-07-23
  • 3个小故事,值得所有人忖量 3个小故事,值得所有人忖量
    猫到林中捕鸟,碰着一只猫头鹰。 猫头鹰问道:“亲爱的大哥,你到哪儿去啊?”“我去林中捕鸟吃。”猫答道。 “啊,猫大哥,千万别损害我的小小孩。”“你的小孩长的什么样,这个你可得让我明白。”“我的小孩啊,
    2021-07-15
  • 混堂家的故事续143:爷爷奶奶到达长白山,看到了老家,实现了心愿 混堂家的故事续143:爷爷奶奶到达长白山,看到了老家,实现了心愿
    慧英听了工作人员的话,突然生起气来。 她抱着美京皱着眉说,“谁说这是我孙女了?我就不不妨抱着我女儿吗?!” 工作人员这才反映过来,素来这位宾客公开是孩子的妈妈。 “对不起来宾,真的对不起,我向您郑重地
    2021-07-13